Phone

+123-456-7890

Email

mail@domain.com

Opening Hours

Mon - Fri: 7AM - 7PM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chevalbonheur.com/,麦戈德里克

原因有很多, 比方说纽蒙迦德的地砖委实不是一张好床, 又比方说这个寒冬般的温度下,让他努力睡着是对自己的一种折磨, 还有就是在这么久远的时间段里待着, 就算他心态努力保持平静也还是忍不住不断发梦。

——他梦见夏威夷的光穿透那地方特有的宽大的树叶, 洒在Nina的脸蛋上,小姑娘打扮的像颗糖果, 咯咯笑着追逐斑驳摇动的光斑树影;他梦见爸爸大笑着一口气跳入水中, 把坐在岸上的几个孩子溅的满头的水, 然后这没个正形的大人就眨眨那对比海水颜色还动人的蓝眼睛,笑容比阳光还要灿烂,随即他就揽着自己早就下水的丈夫往无边游泳池的最边缘看风景去了;还有姑妈, 她穿着比基尼, 金发又重新烫过一回,在沙滩上风情万种,墨镜在她脸上也不能遮掩她的美貌,但是她却对着沙滩上那些撩妹者冷嘲热讽,听的旁边的Hank干笑不语;或者他又梦见Peter和Wanda一人一边吸一大杯特制彩虹鸡尾酒,两人就好像共用一个脑子似的,不用商量,他们先吸的肯定是底部最甜的部分,吸到一半又搅动冰块戳自己中意的颜色, 或者用勺子挖走最上面香草冰淇淋的部分……反正双胞胎就是有本事和谐共享一样事物, 因为他们享受的步骤几乎一模一样, 没有纷争。

Harry每每醒来时,总想把这些梦延长一点,再延长一点,谁不想多看看自己的家人呢。

——都是我不好,这个蜜月期本该完美结束的,他们不该这么快就迎来这样的意外打扰心情。

Harry偶尔也会这样想,但是心里又知道,Charles他们绝不会这么责怪自己,他们一定还在急忙忙地找他,这让他算是有了些许安慰,同时又很纳闷——为什么自从他上了Hogwarts,就开始意外连连?

而有时,Harry又能梦见Draco——Draco躺在床上,眼神很无聊地四处乱转,精神很显而易见的不太好。但是当Harry出现在他房里的那一刻,他的眼睛也亮了,表情也活了,他对Harry百般抱怨,说自己病了,无聊的要死,可Harry知道Draco其实蛮好懂,用眼睛都能看见他那时整个人仿佛闪着光一样,快活的仿佛连灵魂都快要跳出来,来到Harry的身边,不过他可矜持了,非要Harry坐过去握住他的手,听他抱怨才行。

Harry不担心其他人,因为他知道他们都是怎样坚强又有行动力,有力量的人,他们可能会慌乱,担忧,但终会找到方向,Harry百分之百信赖他们,因为他们是彼此的家人;但与此同时他又不能不担心Draco,Draco本来就在Lucius的禁闭期中,结果他又biu的一下不见了,不知道会给Draco造成怎样的心理阴影。

这件事压在Harry的心头上,他几乎想起来就要担忧一下,但同时也挺后怕的。

还好只有我一个人,只是我。Harry想。假如那个时间转换器把Draco给送回来了,那……

Harry不知道那会发生什么事情,只是觉得是自己比是Draco要好很多。不是说我觉得Draco没有生存能力,Harry对自己说,只是这种糟糕事儿还是别发生在Draco身上比较好。

你看,Harry,你可以在纽蒙迦德呆这么多天,因为你身体健康,身上还有零食储备,Draco不行,Draco还在生病,他来这儿会孑然一身。

Harry摸不准这种想法是不是‘又’在为别人做决定了,但是他自己在角落想了半天,不得不承认他觉得这种环境下,Draco会很菜,反正……比自己菜,这不是在说攻击力,是在说生存技能。

这样的想念像是细细的流水——在Harry读书和写论文,练习魔咒时总会暂时忘记一下,但是他从未真正摆脱这种思念。不在你面前的人就是不在你面前,就算你的手机里还有他的照片,他的录像,又或者你觉得你还可以回去见他,这种分离只是暂时的,你还是会想念他,想念的梦里都是他叫你的声音,就算你知道这其实是你的臆想,你还是会感到欣喜。

Harry偶尔能在做梦时听到Draco如此互换他,像是想互换回一个沉睡不醒的人。那呼唤声急切又恼火,听了让人难受,可是那是多么锲而不舍的互换啊,Harry能听见,Draco踱步,Draco疯狂地翻找东西,念一个又一个魔咒,偶尔还夹杂着坩埚里有东西冒泡的声音,而这一切过程中他都没有停止呼唤。

——这个梦里的Draco,和Harry想念他一样想念Harry,但是一点也不快乐,一点也不宁静,麦戈德里克仿佛有什么东西追在这个十三岁的男孩后头,让他的精神不安。

这梦简直像是一个预警,Harry的担忧一天比一天重,每天都想知道Draco过得好不好,但是他却没办法知道——这简直像是把一个□□放这儿,但是又不装可以显示的计时器,时时刻刻让Harry恨不得立刻去报一门占卜课,用水晶球窥探未来,又或者打劫一个时间转换器,研究如何回去。

Harry趴在这个房间唯一的窗口——其实也就是个窄缝——呼吸着冷风,眺望着似乎永远亮不起来的这片黑沉沉的天空。

想再多也没用。Harry不知道第几次告诫自己。你需要静心,你不久后还是要出去的,那张羊皮纸关乎着你能不能回去,如何回去,你要保持冷静。

虽然Harry来之前,还是快要开学的夏季,但是实际上,他在纽蒙迦德很快就迎来了圣诞节——这当然不是Grindelwald告诉他的,是偶尔送来的报纸和他自己数出来的,而当他像说‘早上好’一样,和Grindelwald说了‘圣诞快乐’时,他还以为这一天也就这样过去了呢,结果呢,等他看完又一本书时,Grindelwald罕见地主动和他说话了,注意,是主动,那一小时以内,Harry既没和他啰嗦要盖毯子,也没对墙说话一般和他碎碎叨叨读后感。

Grindelwald对Harry一直是这个态度:冷的像冰,口气差的要命,嫌弃他像嫌弃一颗长错地方,占了位置的草,但是没有渴死它也没把它挖走,还给他书和纸笔,好让他安静点,有点事儿干,Harry和他相处了这么不长不短的一段时间,觉得传说中的一代黑魔王其实也没那么可怕,和隔壁街区传闻的可怕独居老头(还有人传闻他吃小孩)没什么差别——就算是那个老头,面对九岁时,那个执意要扶崴脚老头回家的Harry,嘴里骂着多管闲事,还不是开门放小孩进去了,虽然没说谢谢,也没赶他出去,叫他滚之前还给了小Harry一块巧克力,牌子很老但是吃起来很甜。

有些事情可以被无视,但是有些底线不能跨过,这是Harry一直以来和Grindelwald的相处方针,就好比他从来都是只关切对方的生活,不关切对方的心理,也不说多余的话,比如Dumbledore如何如何,而Grindelwald说着他吵,其实也不管他轻声念咒或者沙沙地写字,还给了他很多书,虽然十本里有六本超乎了三年级学生的学习进度,不过有总比没有好。

所以在摸清了对方的底线后,Harry可以说是一点儿也不怕这位黑魔王了,听到Grindelwald叫他,他也乖乖地放下书走过去了,老人半躺在那张硬邦邦的床上,抬起一只手,Harry就自觉地蹲下来,好让对方不费劲地就能平视自己。

借着不太亮的蜡烛的光,和难得靠近的距离,Harry第一次看清了Grindelwald的脸:像任何一个老人那样苍老,皮肤松弛,恨不得连嘴角都被皮肤的松垮扯得下拉,但是第一眼看到这张脸,这些都会被忽略,你只会注意到他有一双鹰一般锐利,蛇一般可怖的眼睛,那一双眼睛按照Grindelwald的年纪来说是绝不该有那么有神的,一般老人该有的浑浊他是全然没有的。

比较令Harry吃惊的是,那还是一对儿异瞳——可能是因为年代久远,他从未听说过这件事情。

Grindelwald有一只银灰色,仿佛水银凝固的右眼。那颜色那么浅那么亮,像是匕首刀尖闪烁的银光,被它盯住会让人不由自主地心口狂跳,觉得它危险至极。

这么看来,您年轻时一定是一张标准的反派脸。Harry顶住了被前任黑魔王注视的压力,忍不住在心里暗搓搓想,这张脸看上去就不像好人,至少不像普遍意义上的好人……Loki和他比起来,打扮打扮至少还能像个精英人士或者普通的花花公子。

Grindelwald却不管他心里在想什么,只是微微眯起眼睛扫过男孩的这张脸许久,突然捏住他的下巴,左右打量。

Harry被捏著下巴,眨眨眼,艰难地张嘴:“……额,听说像我父亲,先生。”

“改变它。”Grindelwald命令道,盯着Harry脸的眼神像是在盯一座雕塑,那是看死物的眼神,“马不准问多余的问题——立刻,马上,让你的脸变成别的样子,脑袋也要变,变个金发。”

“啊……哦,哦,好的,先生。”Harry虽然不知道对方为何叫自己这么做,但是他很快就调动起了许久不用的能力。

这次的变化比较清晰,Grindelwald能看到一层蓝色鳞片从头到脚从男孩身上张开又闭合,随后男孩就整个儿地变了个样——个儿更高了些,五官的线条更加深邃分明,颧骨更突出,嘴唇也更薄。他的头发变成了金色,眼睛则变成一种蓝灰色,看上去像个英国人和日耳曼人的混血种。

Grindelwald忍不住冷哼一声,男孩做的远比要求他做的更多,很明显是已经了解到这是为了某种需求,但这种别人不也能想明白原因的乖巧与机智在现在的Grindelwald眼里,只能叫讨人厌的狡猾——他倒是宁愿这男孩再笨一点。

Harry没体会到前代黑魔王的想法,他只顾着掏出手机通过反光看自己变得怎么样——

嗯……眼睛和头发的柔顺度像Charles,颜色是和Draco一样,脸的模样却更像Erik和他的儿女们,看上去还……挺亲切的?Harry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左右看了看,发现仔细看的话,双胞胎的长相占的比例更重一点。糟糕,看起来好像有点不太好亲近,眼睛是不是要更圆一点?

Harry像品评画一样品评完自己的新长相后,才再次望向Grindelwald。

老头看着他,难得地哼哼了好几声,态度更差。Harry倒是无所谓,他听多了这种冷哼,还挺亲切的。

“腰再细一点,”Grindelwald讥讽并指点道,“让你的腰变得跟穿了紧身胸衣似的——不准笑。你要营造一个古板地化成灰一样的贵族形象,见过吗?”

Harry想了想,老实地摇头,说老实话,他印象里的贵族除了Draco的父亲,好像就没什么很形象的目标了,而当巫师长袍被扣紧,谁又能看出谁的腰细不细,是不是穿了……咳咳,紧身胸衣?

至于Sirius,他的腰倒是挺细,可那是因为刚出阿兹卡班时他简直瘦成了皮包骨。

“你白白有了一打的纯血朋友——那就再变瘦一点。”Grindelwald干脆命令道。

“你在我这儿呆了够久,”令人吃惊的是,Grindelwald给了他回答,老人缓缓地,冷淡地道,“现在我要让你出去烦别人。”

“十三岁,该明白一件事了,”老人的说话速度很慢,但这次他竟然是用略带严厉的口气在说话的,“待在原地解决不了任何事。”

“……你需要去Hogwarts帮我办一件事。”半晌,Grindelwald才继续说道,“这才是我提供食物和书本给你的原因,小子,我的帮助是需要回报的。”

“请您尽管说,先生,”Harry沉默地看着地板,眨了眨眼,然后才说,“我会尽我的全力帮助您。”

“你会有一个身份——把你见到的一切动向都记下来,只要有关Albus Dumbledore,以及那个传闻中的‘神秘人’”Grindelwald说,“我需要外面的动向,定期写信给我,除此之外,你想去哪儿,做什么都行。”

Harry思索了几秒决定放弃思索这个问题的答案。从这话中不乏窥见老人的意思,他偷偷抬头,瞥了一眼老人。

Grindelwald闻言瞪了他好长一会儿,才闭了闭眼,把头扭过去,给了Harry想要的答案。

Dumbledore在踏进面前这座塔之前,花费了很长的时间,认真思考自己是否需要亲自来这个地方,这个行为是否合适。但最终,他心里对那张纸条所代表事情的好奇心和对纸条主人的关注程度,还是撺掇着他无声无息地来到了这个地方。

他沿着自己记忆里的那条路往上走——不,其实这里根本不需要担心迷路。纽蒙迦德以前是关押了很多的囚犯,但是事实上,这里,这座塔的囚犯只有一个人,就住在最高的地方,而Dumbledore除非喝下了什么乱七八糟的魔药或者给了自己一个一忘皆空,否则他是不会忘记来这里的路的。

一步,一步,又一步……他不快不慢地来到楼梯口,不出意外地发现楼梯口的那道大门挂了一个大锁,但那点少的可怜的守卫却不见踪影——今天是圣诞节,谁不想守在暖和的壁炉前和家人团聚呢?谁又想在这时候守着一个被遗忘的囚犯?

Dumbledore挥动魔杖,漆黑的锁和大门立刻自己打开,等他走进去才又吱呀一声关上。他用不紧不慢的步调慢慢朝着‘那间牢房’走去,在接近的那一瞬间甚至想就停在进去前一秒……直到他发现事情确实有些变化。

“……你不能就用一只蛋奶布丁放倒我,我是一个人,不是一件物品,先生,放倒了我——”

一个男孩的声音。听上去还没有正式到变声期,声音清冽,语气和软,但是现在带着恼怒,因为男孩在质问。

回答男孩质问的是能让Dumbledore心跳猛地跳漏一拍的声音。苍老,冷淡,熟悉又陌生,像是把Dumbledore记忆里的那个声音拖出来,在钉板上滚了两圈再塞回去,看起来还似模似样,但是其实有一半已经面目全非。

就在Dumbledore驻足之时,男孩有点恼火的声音戛然而止,他惊讶的回头正好让人看得见他的模样——一个满头金发,眼睛是蓝灰色的孩子,倒吸了一口冷气,眼睛里满是惊讶。这孩子在看到Dumbledore后明显被吓到了,一下子把挥舞的手放了下来。

他很惊讶,但其实我更惊讶。Dumbledore在心底承认。很难想象这里会有一个这样的孩子,和Grindelwald为一只加了料的布丁做争吵,这个对话的气氛令这里不太像纽蒙迦德了。

最令人吃惊的是,这里真的如纸条所说,有一个男孩。不是暗语也不是别的什么,正如字面意思,这里有个男孩。

“圣,圣诞快乐,这位先生。”Dumbledore看到男孩把手背在背后,干笑着打招呼。

“圣诞快乐,孩子。”Dumbledore和蔼地说,“希望我没有打扰你们的平静夜晚。请问我可以进去吗?”

男孩耸耸肩,把头扭了回去,冲着在窗边背对着他们的那个人影说:“先生,外面这位先生想进来。”

“但我更愿意得到允许后进入。”Dumbledore说,“盖勒特。假如你愿意见一见老朋友的脸的话。”

“……如果你想,那就进来。”那个人影没有转过身,“再行行好,帮把手,把这个聒噪的东西带走,他该上学而不是在这里烦我。”

既然他这么说,Dumbledore就自然而然地打量起这个孩子——不过他早就注意到了一些细节。比起他印象里的那间冷冰冰的牢房,这里多了木桌和椅子,多了很多书本,墨水瓶和羊皮纸整齐地码放在一边,一些圣诞节会有的餐点则被放置在空出来的地方,蜡烛点了三根,灯光虽然昏黄,比起过去已经算得上明亮温暖。

不过Dumbledore倒是不在意那些多出来的东西。他知道Grindelwald的拥护者实际上还剩下那么一些,想要送进来一些东西还是很简单,很容易通融的,一些书本和食物又是什么多了不起的东西呢?之前没有索要,也是因为住户没有需求。

Dumbledore走近几步,靠近了男孩。这是个算得上英俊的男孩,个子不算太高,金发,浅蓝近似灰色的眼睛,因为年纪的原因,模样显得有些稚嫩,虽然日耳曼人的长相不是那么的亲切,但这孩子的眼睛是个意外,圆溜溜的,又很干净,轻轻一眨就很容易让人以为他在开心的笑。但也许是意识上的先入为主,Dumbledore很难不想起另一个金发的少年,十五岁,黄金般耀眼,和这个有很大的不同。

那个少年即使真的笑起来,笑意也绝无那么快活——但即使是那种笑容,也是Dumbledore记忆里的事情了。

“孩子,”Dumbledore温和地询问,“你叫什么名字?怎么会在这里呢?”

“是我的侄孙。”男孩尚未回答,窗边的老人就缓慢地发声,“我的侄子是一个哑炮,他有这么一个私生子,没有姓氏却有着魔力,也得不到德姆斯特朗的入学通知书。”他嗤笑一声,“有人要他的小命,他自己掉了进来,我却不耐烦养孩子。”

Dumbledore看见那人慢慢举起一只手——那是一只苍老的不成样的手,甚至有着冻伤的痕迹——指了指男孩,又指了指他。

“他就交给你了,Albus。”那个人轻声说,“学校才是适合他呆的地方,纽蒙迦德不是。”

最后,Dumbledore握着那个叫Harry的男孩的手,把他带出了这座呆了快一个月的高塔。他们的速度并不快,可男孩还是走一段路就要回望一次,等他们真正走出那儿的时候,Dumbledore更是放手让他在塔前仰望了许久。

塔很高很高,再胖的人都能在上面沦为一个小点,那条窄缝更是难以窥见,可Harry还是望了很久,就算他看不见里面的人,里面的人估计也看不清他的脸。

“他答应我假期能回这里,”Harry最后问Dumbledore,“我放假的时候真的能回来看他吗,先生?”说完,像是生怕这个要求不被答应一样,他补充,“我不太放心……您可能不知道,他不是很爱照顾自己。”

而且我要走之前可不知道来接我的人就是Dumbledore!他在心里补充。让Dumbledore知道了,他还能回到这儿吗?

Dumbledore望着他沉默了许久,望的Harry满头冷汗,最后才抖了抖魔杖,给男孩披上一件厚实的斗篷,为他遮挡冬夜的寒风。

“等放假的时候,”他承诺道,“我会带你回来这儿的。他会高兴的,孩子,不用担心。”返回列表更新太慢

Recommended Articles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